刘女士在「戏说人生」一书中看到亡夫?

来源:未知  发布时间:2017-07-10 10:01 

接起电话,听到:「今天是老娘的忌日,你记得吧?」是刘女士从宜兰市打来的。她一个人搬宜兰市住,那是她娘家故乡,曾几回邀约我去宜兰市旅行,不去?
她七十二岁时来给我看「症头」,那时候刚好我的「戏说人生」出版未几,秀威资讯(出版)科技公司送我一百本,她向我要一本,并要我签名,拿 360元给我买书钱,我没有收。
后来聊天时,她告诉我,她56岁时先生逝世,一个人住敦化北路四楼公寓。在一个月治疗中,她复诊时都会带点心什么的送我吃,她红烧牛肉煮的真是色香味俱佳,十分好吃。
「戏说人生」这本书,使她流多次泪,有这么孤苦伶仃的孩子,有这么感人的母子相依为命穷盼战役结束,能去台湾寻找十几年因战斗断连的丈夫与父亲。书使她想起逝世的老伴,也把书中的主角__我当是她去世去的老伴__她语言中常含混的这样说。她虽有岁数的人, 然而身材笔直,健康,言行举止,在在显出她的贵气,她是将军的夫人。
她会很慷慨很天然的拾拉我的不整齐的肩领,www.66668.com,拉拉衣衫,如姊如母似的看着我,满意?,文文微笑走了。有时候我客人多,繁忙得没时光与之语言,她会文文偷偷的坐客厅看书,她说书是随身带的,车上,咖啡厅....她都一看再看。
趁我空档时,她会偏着头好像欣赏古董似的文文的对我微笑,不大口说,肢体语言溢于言表,她爱看我的忙,我的闲,她读我的书也在读我的人,她说读书读人感触不同,书中的我使她流泪,读我使她感到快慰,伶丁伶仃的书里孩子,完结篇很圆满,使她庆幸我。
进来的是新客人的话,她会替我戴高帽子「仙呢医术高超,我好多亲友到处治不好,都是仙呢治好,绝熬ㄟ....」。我置若罔闻,因为听太多类似这样歌颂话,常听久了,就没有被褒奖的感到象征了!
治愈多少年中,她会不定时的来检查看看旧疾有否复发,每一次都没有异样,我的觉得是,她想再读我,就像她读「戏说人生」一样,读了又读。她说读书与看书不一样,看的话是用眼睛,读的话是居心。至于那本书,她读出泪读出 老伴读出心得,母慈子孝,子逝世母不活的天下母爱之真谛。「你是一本哲学书,读不出心得读不出清楚,www.66668.com....」,她的意思是要缓缓,很久的时日才干读通。
好几次临走时,都像母亲像老大姊,很做作很大方的轻拍我臂膀:「钱要赚,身体也要紧....」。
她常对贞说:「先生娘_你真好命,嫁好安(夫)....」,贞与她聊什么我不知道,她们总是聊得很愉快的样子。
「明天将来是你爸爸做忌,....」她打电话提示我。
「来日是你妈妈做忌,....」她打电话提醒我。
「今天是你的诞辰,小蛋糕送到没有?」她庆贺我。
「今天是先生娘生日,化妆品礼盒送到没有?」她每一年都这样打电话给我,还问我:「我没记错吧?」
「你怎么会知道呢?」
「是你告诉我的啊,....」
「我?」
「你书里都有写啊, 我已经读四十七遍了 , 书都放在枕头边 , 它是我的安眠药...」。安息药?这么单调无味的书你看四十七遍?
「呵呵....你以为我拿起书就睡了,老啦,看到很晚,累了看到爱困,就困去...」。
很好玩 , 要我考她 , 她说 :「你随便翻那一页告诉我一点内容,我就可能接下去说良多内容给你对对看,一字不差,不信的话,你问 , 我立即回你....」。她感觉我不信任她看那么仔细吧?
她告诉我:「住一楼的女儿常说,妈,我每次上来都看你在看书,书皮都皱烂?还看,你不累吗?憨女儿怎么知道,我告诉她, 你爸在书里面,书里能看到你爸爸啊傻女儿....」。
一次她来,只是眼神透着放电,亮丽的眼神电得我不善意思对电,她不理我,拎一锅她的红烧牛肉,去厨房开瓦斯炉热一热,分两碗,要我趁热吃卡好吃,她会坐桌边看我与贞吃相,我与贞都吃得津津乐道的样子,她就满足的文文哪微笑:「好吃吧?」她晓得我会说好吃,没听就与贞抢着要洗碗洗锅。
一次她问我:「我很老吗?」我笑笑,她就得到满意的谜底。这句话,我就难答,她说:「看到你俩夫妇这么恩爱,我就会想起老伴,他对我_我对他,也像你跟先生娘一样,他走得太早,...」,她扁一下脸拭泪的样子,是啊,五十六岁,使我恻隐不已。
她邀约我十几次里的头一次赴约,在电影街一家优雅的咖啡厅,远远看到她在店门外等我,而后告知我,位子定在二楼,带我上去。
才坐正椅子,www.66668.com,在她心口中尊敬得如神的我,居然听到一句:「小弟_我意识你良久啦,我很喜好你...」,由于她说的时候很正经端庄又带些哀伤的口气,使我错愕,她想说什么呢?我睁着「我们意识才多少年吧」的眼语看她。
「你七八岁,我就认识你啦,你到当初还是一样,像书里的你,没有变,我爱书的主人翁,因为他像我的先生...」。原来她是从书里认识我,她也由书里知道我爱好甜食,给我放两小包糖,边搅拌边说:「你真的是我先生,他也爱吃甜,他弃我而去...」。
不能让她伤心,不能让她哭,这么多人,我也找不到安慰的话抚慰她。还好,很坚强的女性,指头抹抹眼眶,文文微微的脸看我_读我吧?就这样,坐着,让她的肢体语言谈话,让我的肢体语言回话,时间帮咱们沟通,咱们在默不作声中彼此?解,彼此聊的高兴,诚然没说一句话。

年纪大,没电梯的四楼爬的累,银行当经理的女儿,买宜兰市套房,她一个人住宜兰市,这是她诞生的处所_外家,还有几个很老的亲戚,曾经屡次邀约我到宜兰市玩?自从一次告诉我她在浴室摔昏骨折,很久才醒过来,爬到客厅打电话叫老哥送医院医治。
「你女儿有去看你吗?」我很激动,怎么放得下心,叫老母亲一个人搬到宜兰市住呢?
「她忙_有打电话来...不说她...谢谢你治好我的病...」。
良久不接到她的电话。母亲明日「做忌」,我在等电话,我好想听:「明天未来是老娘的忌日,你记得吧?」因为_这表现她还很健康啊。